首页 新闻中心

聚焦|火电将迎涅槃?专家:碳排放交易暂时没有额外负担

2017年12月19日,首先纳入发电行业的全国碳排放权交易体系正式启动,1万吨标煤的准入门槛使全国碳市场几乎涵盖了所有主要火电企业。截至2017年12月底,全国七个试点碳市场累计完成配额交易量逾1.35亿吨,达成交易额逾20亿元,为全国碳市场的建立积累了一定的经验。

北京理工大学能源与环境政策研究中心日前发布的《我国碳市场预测与展望》报告指出,2018年是全国碳市场的基础建设期,各试点碳市场将继续并行运行,总结试点经验、带动非试点地区发展、支撑全国市场建设,将成为重要工作目标。

碳市场为何选中电力行业突破?

全国统一的碳市场使得二氧化碳排放有了硬约束。电力企业作为碳排放大户成为碳市场交易的突破口。当前,《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方案(发电行业)》建立了三方面制度:

一是碳排放监测、报告、核查制度

二是重点排放单位的配额管理制度

三是市场交易的相关制度

除此之外,四个支撑系统:碳排放的数据报送系统、碳排放权注册登记系统、碳排放权交易系统和结算系统建设也正在进行。

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勇曾表示,仅发电一个行业,我国碳市场交易规模都将超过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。根据中电联数据,2016年,全国火电单位发电量二氧化碳排放约822克/千瓦时,比2005年下降21.6%。 2006-2016年,电力行业累计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94亿吨。

在诸多碳排放“大户”中,为什么电力行业成为了碳排放交易的突破口?除去碳排放总量较大以外,是否还有别的原因?记者就此采访了《我国碳市场预测与展望》报告的主笔人——北京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院副教授、博士生导师王科。

王科认为,除了电力行业碳排放量占比较高的原因,发电企业还具有能源消耗、发电量、碳排放量核算相对简单容易,准确性较高,数据积累相对较好,数据质量较高的优势,为配额分配、交易、核查、履约等提供了较好的基础。另外,发电行业产品单一,较其他行业,也便于根据标准核算其碳排放。

火电企业添堵?碳市场:这锅我不背

电力行业将一次能源转换为二次能源,在低碳发展的方法主要是减少一次高碳能源(化石能源)的使用,或者提高碳排放量较大的能源利用效率。在行业碳排放总量目标一定的情况下,必然要改善发电结构、提高发电效率。

根据中电联数据,2016年,全国火电单位发电量二氧化碳排放约822克/千瓦时,比2005年下降21.6%。2017年全国能源生产总量预计为36亿吨标准煤,非化石能源占比17.6%。

当前,在我国火电企业面临利用小时数持续下滑、煤价居高不下等综合形势下,碳市场交易制度对于火电企业是否雪上加霜?我国火电企业成本是否还有下降的空间?关于此类问题的讨论一时间众说纷纭。

2017~2019年将是全国碳市场的能力建设和模拟运行期,暂时不会有碳配额现货交易,而是模拟交易,预计给发电企业分配的配额也是免费的,因此发电企业暂时不会有配额购买的成本,碳市场暂时不会给发电企业造成直接的额外负担。”在采访中王科指出,煤炭价格降低前提下,火电企业发电成本还有下降空间,另外随着电力调度更加有效、发电企业技术改造和管理提升,还可以释放出一定的发电成本下降空间。

再生能源发电也能分一杯羹

在未来的碳交易体系中,可再生能源企业是否有机会分一杯羹?这是许多能源行业人士关注的话题。

目前,在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中可直接交易的有两类基础产品,一是政策制定者以控排企业历史排放情况为基础分配的配额;二是通过实施减排项目削减温室气体排放而获得的自愿减排凭证(CCER减排量,即核证减排量)。

国家最初提出全国碳市场涵盖的八个行业中不包括可再生能源企业,可再生能源企业本身暂不参与碳配额交易。”王科对记者说,可再生能源企业可以生产CCER,通过参加CCER交易提升其竞争力。数据显示,仅北京一个交易试点,截至2017年6月10日,CCER累计成交量1928万吨。未来,这也将是一笔大生意。

对于大型综合能源企业,如果其内部可再生能源电力生产比重提升,必将有助于企业整体的碳排放降低,发展竞争力提升,在碳排放的成本真正对高能源强度、高排放的企业产生实际压力后,可再生能源企业的竞争力才能更显著的体现。

据记者了解,目前,全国碳市场建设已经启动“三步走”路线图,在碳排放体系完全建成后,在发电部门全部纳入后,碳市场能够覆盖全国碳排放总量的30%,而在国家最初提出全国碳市场涵盖的八个重点排放行业全部纳入后,碳市场覆盖就将达到总量的50%左右。